采砂业百倍暴利的致命诱惑
您在这里: 首页 » 新闻动态 » 采砂业百倍暴利的致命诱惑

新闻动态

地址 :中国、重庆市沙坪坝区新桥工业园
邮编 : 400037

营销部(北方地区)
热线 :023-65226600
    023-65226611
服务 :023-65226022
传真 :023-65226662

营销部(南方地区)
热线 :023-65226622
    023-65226037
服务 :023-65226033
传真 :023-65227772

邮箱 :  888@lushuntec.com

采砂业百倍暴利的致命诱惑




  一粒小小的沙子,可以掀动多大的物欲狂飙?

  而且,这不是一些普通的沙子。它们被浙江第二大河流瓯江冲刷,层层沉积在温州这个“中国民间财富之都”的中心地带,在各路资本的狂热淘洗之下,它们变成身价百倍的金沙。

  围绕这些金沙的争夺,每天都有无数的故事上演,包括在这个深秋曝光的这起权力丑闻。

  “这是一个瓯江砂石开采引出的窝案。”温州一位接近司法部门的核心人士11月17日向本报记者透露,牵涉当地采滤油机砂业巨头温州国岩砂石采矿公司的一宗行贿案在9月底被揭露。目前已有温州国土、地矿、港航、水利多个部门的数十名官员被发现卷入其中。

  靠着与这些官员的内幕交易,一名采砂商人以1700万的转让价,成功撬动高达18亿元的厚利——当温州的所有竞争性真空滤油机产业都陷于微利危机的时候,唯有这个与权力结合的行当在演绎着百倍暴利的神话。

  从砸船案到采砂案

  本报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,此案的涉案人员包括国岩砂石采矿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沈国林、温州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副局长、市瓯江采砂如何创业整治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主任干祥岳等人。“他们在9月下旬被‘双规’。”上述人士透露说。

  据纪检机关调查,国岩公司涉嫌从2002年起向干祥岳等主管官员行贿,以获取与瓯江采砂业务相关的利益。其中送给干本人的钱物有47万余元。

  据称,该案案发,缘起于今年6月12日一起针对瓯江采砂船的群体性事件。那天,在瓯江流经的永嘉县桥头镇林福村,村干部带领部分村民袭击了正在江边滩地上挖沙作业的两艘采砂船,砸毁了船上的柴油机、电焊机等设备。这两艘船属于阳关道国岩公司。

  “国岩一案就是在林福村事件后被彻查的。”温州政法机构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林福村事件使瓯江采砂背后的黑色交易链条被逐步揭开。

  泥沙摆成的财富盛宴

  采砂案主角是一个叫沈国林的人。

  沈国林,80年代只是一个家住瓯江边,后来开过干洗店的小老板。其命运的转折点,是1997年10月创办国岩砂石采矿公司。

  工商资料显示,国岩注册成立于1997年10月8日,当时注册资本为50万元,沈国林为企业法人代表,其他股东分别为陈继纯、徐建华、历秀芬、许海峰、林捷、金爱娟。其时,业内即有传闻称,这些股东当中包括有当地采砂监管部门官员的亲属。

  国岩入市之时,温州的房地产热潮正方兴未艾。砂石的需求大增,作为温州建筑用砂的主要产地的瓯江,江上的采砂业由此进入怎么创业疯狂状态,沿江各村均将村前的瓯江看作是自己的金矿,任由村民自发开采。

  这些采砂船一天作业十五六个小时,每艘船每天收入有二三万元之多。在链斗、吸泵的咆哮声中,表层的砂石很快开采殆尽,采砂的吸泵也不断加长,从原来的10来米加到现在的50多米,这犹如一个黑洞,吞噬着江里的砂子。

  无序开采导致沿江岸边的土地沉陷、农田塌方、房屋开裂,直接威胁江岸居民、工厂的安全。这引发大量的上访,也成为历年温州两会提案议案的焦点。

  沈国林就在瓯江的采砂乱世中杀入这个江湖。1999年10月,国岩获得浙江省地矿厅采矿许可证,瓯江温州段区域内的乐清七里码头、龙湾永强兰田码头至永嘉朱涂渡口、鹿城临江渡口之间的江段成为国岩的矿区。

  在这一时点附近还发生了两件不可不提的事。一是2001年,温州市政府联合多个相关职能部门,组建瓯江砂石采运销综合整治领导小组,二是2000年9月,干祥岳全面主持温州市地矿局工作。2002年调任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,分管瓯江采砂的整治工作。

  后来的事实证明,这三件事组成了一个转折点,使瓯江采砂由群雄乱世快速迈向寡头时代。

  一个乱世寡头的炼成

  “其实沈国林行贿的目的,并非为谋取非法利益,而是为了推动相关部门整治瓯江上的非常采砂行为。”11月17日,接近国岩案查办部门的知情人士透露,沈国林给当地的国土、地矿、航管、水利等部门相关人士行贿,大多是促请他们对“不法采砂船”采取整治行动。

  温州当地采砂业内也有人认为,政府的每次整治,从效果上看都是替沈国林消灭竞争势力。于是,政府越整治,沈国林的采砂船队就越强大。

  手握省地矿厅采矿许可证,无疑使沈国林取得了“正规军”身份,以便翦除他在瓯江上的对手。但帮助他做成这件事的,还有与实权官员的深层结合。

  前述知情人透露,沈国林借每年春节拜年之际,赠送干祥岳等相关官员现金或者金块。干祥岳在瓯江砂石整治方面、砂石矿区划分、船舶报废更新登记、采砂许可证年审等方面给予沈国林许多怎样创业关照。干祥岳女儿结婚时,沈国林送了价值2万多元的两根金条。干祥岳并在沈国林的小旦公司持有10%的干股。

  2006年,瓯江砂石被无偿开采的历史终结。这年11月,温州瓯江砂石采运销综合整治领导小组首次以协议方式,将瓯江干流(温州段)及瓯江口16个采砂点的砂石开采权以为期3年、出让总金额1700多万元,有偿出让给温州市的国岩、小旦、浙瓯、健能建材四家砂石开采公司。这里提到的浙瓯开采公司成立于2000年8月,实际由沈国林所有。

  “四家中就有三家属于沈国林,基本上是同一伙人。”知情人士透露。“整个沈国林控制下的采砂船有100-200来条。采砂船主要集中在国岩公司,小旦、浙瓯、健能建材公司都没几条船。”

  有偿出让瓯江砂石开采权,温州官方称此举是为了推进瓯江采砂走向规范化、市场化,彻底改变行政授与的管理方式,并且彻底杜绝无证、违禁采砂。

  “但由于矿产开采权出让操作过程的不透明,一般资本无法进入这个竞标门槛。”一位温州采砂业界人士认为,这个“砂石开采权”形同一个垄断的保护屏障,实际上起到了扶植沈国林成为瓯江采砂的行业寡头的作用。

  记者从温州市招投标办公室获悉,瓯江采砂权出让只是小组内部的一种协议出让。目前在温州,关于矿产开采权、医药、教育等领域温州均未纳入市一级中心实行公开招投标中心。

  百倍暴利的杠杆支点

  垄断之下,砂石暴利一步步放大。

  温州政府部门的一份报告显示,瓯江温州段砂石资源蕴藏量不足1亿吨,理论年可开采量为200-400万吨。而进入90年代后期和21世纪以来,实际年开采量为1000万吨以上。

  据最近的网上报价,每吨砂石市场供应价格从30元到50元不等。以最低价30元的市场价格计,年产1000万吨砂石价值起码为3亿元以上。而且,1700万转让价所投的是三年的开采权,由此其撬动的效益起码在9亿以上。

  此外,国岩拥有的和挂靠在其旗下的采砂船只有100条左右。国岩等公司对其采取沙石每吨取“资源管理费”7.5元,每船一般两三百吨,一般一天可挖10多船砂石,据此计算,国岩在一条船上一天至少可收取的管理费就达2万元左右。

  “沈国林是不愿意被挂靠的,更愿意租用。”知情人士透露。排除沈国林租用船只的获利,纯粹从收取挂靠船只的“管理费”,根据一年300个作业日,一条船一年可收600万元,100条船一年就是6个亿。如此推算,三年开采期限中就能产生18亿元的效益。

  在开采权垄断和综合整治的护航下,沈国林在瓯江之上可说是说一不二。

  “没有他们发放的配载证,我们就不能从事瓯江上的砂石运输,就算有港航、海事部门发放的证件也不行。”运输船主董先生曾向温州当地媒体投诉。

  沈国林当时向媒体解释说,比如一艘核准为载重80吨的船,改装后载了120吨的砂石,如果按核载量来计算,企业就要损失40吨的砂石。为此国岩才决定对这些船舶统一检验,发放“配载证”。

  瓯江沙,一块各方势力争食的肥肉,被一家原本名不见传的私营公司一手独占。国岩在瓯江上的凶猛觅食,引发了与各方力量日益尖锐的矛盾,丛林争斗愈演愈烈,直至案件的发生。

  11月23日,本报记者获知的案情最新进展是,当天下午,干祥岳被温州市瓯海区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提起公诉。而沈国林目前被取保候审。

Home

北方地区 销售电话: 023-65226600 65226611售后电话: 023-65226022    传真 : 023-65226662
南方地区 销售电话: 023-65226622 65226037售后电话: 023-65226033    传真 : 023-65227772
地址:  中国、重庆市沙坪坝区新桥工业园   邮箱 888@lushuntec.com
Copyright   Chongqing Lushun Scientific &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Co.,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